【古文觀止】閱江樓記

作者:宋濂

金陵①爲帝王之州。自六朝②迄於南唐③,類皆偏據④一方,無以應山川之王氣⑤。逮我皇帝⑥,定鼎⑦於茲,始足以當之。由是聲教所暨⑧,罔間朔南⑨;存神穆清⑩,與天同體。雖一豫一遊⑪,亦可(思)爲天下後世法。京城之西北有獅子山⑫,自盧龍⑬蜿蜒⑭而來。長江如虹貫,蟠⑮繞其下。上以其地雄勝,詔建樓於巔,與民同遊觀之樂。遂錫⑯嘉名爲閱江雲。

登覽之頃,萬象森列,千載之祕,一旦軒露。豈非天造地設,以俟大一統之君,而開千萬世之偉觀者歟?當風日清美,法駕⑰幸臨,升其崇椒⑱,憑闌(凭欄)遙矚,必悠然而動遐思。見江漢之朝宗⑲,諸侯之述職,城池之高深,關阨⑳之嚴固,必曰:“此朕櫛風沐雨❶、戰勝攻取之所致也。”中夏❷之廣,益思有以保之。見波濤之浩蕩,風帆之上下,番舶❸接跡而來庭,蠻琛❹聯肩而入貢,必曰:“此朕德綏❺威服,覃及外內之所及也。”四陲(夷)❻之遠,益思所以柔之。見兩岸之間、四郊之上,耕人有炙膚皸足❼之煩,農女有捋桑行饁❽之勤,必曰:“此朕拔諸水火、而登於衽席❾者也。”萬方之民,益思有以安之。觸類而思,不一而足。臣知斯樓之建,皇上所以發舒精神,因物興感,無不寓其致治之思,奚此閱夫長江而已哉?

彼臨春、結綺❿,非弗華矣;齊雲、落星Ⓐ,非不高矣。不過樂管絃之淫響Ⓑ,藏燕趙之豔姬。一旋踵間而感慨系之,臣不知其爲何說也。雖然,長江發源岷山Ⓒ,委蛇Ⓓ七千餘里而始入海,白涌碧翻,六朝之時,往往倚之爲天塹Ⓔ;今則南北一家,視爲安流,無所事乎戰爭矣。然則,果誰之力歟?逢掖之士Ⓕ,有登斯樓而閱斯江者,當思帝德如天,蕩蕩難名,與神禹疏鑿之功同一罔極。忠君報上之心,其有不油然而興者耶?臣不敏,奉旨撰記,欲上推宵旰Ⓖ圖治之切者,勒諸貞珉Ⓗ。他若留連光景之辭,皆略而不陳,懼褻Ⓘ也。

 

 

 

① 金陵:古地名。即今南京市及江蘇江寧縣地。

② 六朝:三國東吳、東晉、宋、齊、梁、陳六朝,均都金陵。

③ 南唐:國名。五代十國之一,徐知誥受吳禪,稱帝於金陵,國號唐,史稱南唐。

④ 偏據:偏安據守。言帝力未及全國。

⑤ 王氣:古有望氣之術,有王者起,氣或先見,是曰王氣。

⑥ 逮我皇帝:逮,及也。皇帝,指明太祖。

⑦ 定鼎:建都之意。

⑧ 暨:及也。

⑨ 朔南:朔北與江南。

⑩ 穆清:和穆清明。

⑪ 一豫一遊:一度享樂,一度遊覽也。孟子梁惠王下:一游一豫,為諸候度。朱注:豫,樂也。

⑫ 獅子山:在南京西北,山形若獅,故名。亦名雲龍寨。

⑬ 盧龍:山名。在南京西北,明太祖嘗大破陳友諒於此。

⑭ 蜿蜒:曲折之狀。

⑮ 蟠:曲也。

⑯ 錫:賜也。

⑰ 法駕:天子之車駕也。

⑱ 崇椒:山之高處。椒,山頂也。

⑲ 諸候朝見天子。春見曰朝,夏見曰宗。此言江漢之水歸宗入海。

⑳ 關阨:關塞也。

❶ 櫛風沐雨:莊子天下篇:「沐甚雨,櫛疾風」。蓋言勤苦執勞,無暇櫛沐也。今因謂人操勞暴曰櫛風沐雨。

❷ 中夏:即中國。

❸ 番舶:外國之船舶。

❹ 蠻琛:異國之珍寶。

❺ 綏:安撫。

❻ 四夷:四方之夷邦。

❼ 炙膚皸足:炙膚,言在烈日下,肌膚如炙。皸足,言天寒足凍而裂。

❽ 捋桑行饁:捋桑,以指揀取桑葉,即採桑也。行饁,餉耕者以食之。

❾ 衽席:衽,亦席也。引申為安樂之意。

❿ 臨春結綺:陳後主所建之閣樓也。故址在今南京市。

Ⓐ 齊雲、落星:皆古樓名。齊雲,五代韓浦所建。落星,三國吳大帝時,建高樓於落星山。

Ⓑ 淫響:淫靡之音。

Ⓒ 岷山:在今四川松潘縣。禹貢所謂岷江導江。長江發源岷山,乃古人之誤。實源於青海之巴顏喀拉山南麓。

Ⓓ 委蛇:蜿曲貌。

Ⓔ 天塹:天然之塹坑。言天險也。塹,坑也。

Ⓕ 逢掖之士:指儒士。逢掖,大衣也,古儒者之服也。

Ⓖ 宵旰:天未明而衣,日既而食,言天子勤於政事也。

Ⓗ 貞珉:碑石之美稱。

Ⓘ 褻:輕慢。

 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News12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